鶴歸

EXO-L❤️

I’m in here 德拉科小刀


每一段爱情都会有他们的专属情歌,无论悲或喜。

Song:I’m in here -Sia


「钻心剜骨」这句咒语从伏地魔口中说出,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般冷血无情,只要一听就会令人全身上下都颤抖,从心头上升上恐惧。


此时此刻的尤妮丝已经无暇顾及她的恐惧,她正在被钻心咒折磨着,全身上下的骨头就似被人不停用钉子敲打,尤妮丝痛不欲生,她一边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一边被折磨得全身颤抖,无力,尤妮丝脸上的灰尘正被眼眶中流出的眼泪洗净,开出一条又一条孤僻的弯弯小路。她在迷糊之中把眼睛挣开了一点,直直的盯着她的爱人,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少年,她的少年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肩膀正在轻轻的颤动着,那头夺目的淡金色头发此时也因主人而变得暗淡无光,以前总是高高昂着的下巴也低下来了,叫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当铺天盖地的黑暗来迎接尤妮丝时,她还在盯着那个低头的少年,毕竟没人知道这次闭眼会不会有下一次的睁眼,所以尤妮丝恨不得用尽每一刻注视着那少年。


尤妮丝从墨绿色的天鹅绒大床上醒来,这次也是一样,房中空无一人,尤妮丝小声的啜泣起来,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特别不好受,她不想再经历了,她只是十七岁的平凡少女,但她爱上了一个不平凡的少年,她为了那个少年放弃逃出国家安逸躲过这一场战争的机会,为了他自愿成为食死徒,为了他不被折磨而任务失败的原因放在自己身上,但那个少年有点懦弱,又或许他不够爱她,她不是没怨过,但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早在开始留意他的时候,她已败了。



尤妮丝只想回到以前,在檞寄生下与爱人亲吻,在课室门口等待爱人然后再一起迈向另一个课室,在深夜的霍格沃兹躲避着教授和费尔奇,然后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交换亲吻。


但一切都回不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同学们恶意的谣言和疏离,各种痛不欲生的折磨和一个丑陋的黑魔标记。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肆虐着尤妮丝的神经,这让她想起德拉科在她被人折磨时的卑微忍让和默不作声,尤妮丝崩溃的大喊大叫起来,眼泪正在大摇大摆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尤妮丝呐喊着。门外的德拉科放在扶手上的手无力地垂下,然后低着头离开了。


“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一切由最初便已决定了。”尤妮丝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踢走脚下的椅子,身体挣扎了一会儿后便无力地垂下,全靠被被单吊着的头颅支撑着,「我希望有人懂我,有人能把我从深渊拯救,逃离这里的荒谬」尤妮丝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消逝。


而兴匆匆地在走廊上跑向尤妮丝房间,打算告诉因为身体不适而没有参加最后一战的尤妮丝,疤头把伏地魔打败了,她可以成为他的马尔福夫人了的德拉科在打开门的那刻却僵硬的停在了门口。


小声BB:大概是个刀吧,在我眼中的原著德拉科是个小怂怂,他可以为了家族而坚强自立,但不代表他可以为了一个女孩子冒着危害家族的可能性和对于黑魔王的恐惧豁出去,也许他可以做到,但对尤妮丝他还没到那种可以为了他牺牲一切的地位,他爱她但不是深爱,对于尤妮丝他能做到的也许只是在深夜抱著她一起哭泣释放压力互相安慰。